Back
Featured image of post 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

娱乐也要适可而止

本书的封面是没有"脑袋"的一家四口观看电视的模样,对此你作何感想?

首先

最基本的,你需要先看完奥威尔的《1984》和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作者在文中使用了大量的引用,就连文章的结尾也离不开赫胥黎的结论。

1984 - 文化成为一个监狱

从字里行间,我们只能看出一句话: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这是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甚至没有思想自由的世界。

美丽新世界 - 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在一个人出生之前,ta 的一生已经被确定好了。人们不会思考"活着的意义",是的,这个世界没有为什么。

印刷机统治下的思想

文中亚伯拉罕·林肯和斯蒂芬·道格拉斯之间的七场著名辩论的描述让我感到热血沸腾,这才是有知识、有胆识的人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在网络上做所谓的 键盘侠

1854 年 10 月 16 日,在伊利诺伊州的皮奥里亚,道格拉斯首先发言 3 个小时,按照约定,他发言之后应该是林肯做答复。当轮到林肯发言的时候,他提醒听众当时已是下午 5 点钟,他可能需要和道格拉斯一样长的时间,而且在他发言之后,按规定道格拉斯还要继续反驳。他建议听众们先回家吃饭,然后再精神饱满地回来继续聆听 4 个多小时的辩论。听众们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一切都照林肯的计划进行。

这是怎样的听众啊?这些能够津津有味地听完 7 个小时演讲的人是些什么样的人啊?我们顺便还应该提一下,林肯和道格拉斯都不是总统候选人,在他们进行辩论的时候,他们甚至还不是美国参议员候选人。但是他们的听众并不特别关心他们的政治级别,这些人把这样的场合作为政治教育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这是社会生活的组成部分,而且他们早已习惯这种极为耗时的演讲。当时的各种集市上常常有演讲的节目,大多数演讲者可以得到 3 个小时的时间来陈述观点,而且既然演讲者都不希望打无对手之仗,他们的反对者也会得到同样多的时间来反驳。

林肯和道格拉斯当然表现出了过人的知识量和逻辑思维,但是听众们也不是瞎起哄,而是认真听讲;他们会鼓励或嘲讽其中一方,如果听到了什么精彩的内容,还会情不自禁地鼓掌。

在林肯和道格拉斯辩论的时候,美国正处于其辉煌的文学创作的中期。

电视时代下的思想

电视节目逐渐消磨掉了人们对许多事情的敏感度,正如下列引用的原文所说的那样,如果在播音员花了 30 秒公布了一个惨绝人寰的灾难之后,画面立刻变成了一个温馨的广告,你会作何感想?

“好……现在”常被用于广播和电视的新闻节目,目的在于指出我们刚刚看到或听到的东西同我们将要看到或听到的东西毫无关系。这个表达方式让我们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这个由电子媒介勾画出来的世界里不存在秩序和意义,我们不必把它当回事。再残忍的谋杀,再具破坏力的地震,再严重的政治错误,只要新闻播音员说一声“好……现在”,一切就可以马上从我们的脑海中消失,更不要说是引人入胜的球赛比分或预告自然灾害的天气预报了。通过说“好……现在”,新闻播音员的意思是我们对于前一个新闻的关注时间已经够长了(大约 45 秒),不必一直念念不忘(比如说 90 分钟),你应该把注意力转向其他的新闻或广告。

19 世纪的美国民众可能不知道总统长什么样子,但是对他们的思想、名言十分熟悉;而在电视逐渐普及的 20 世纪,民众对总统的外在形象越来越熟悉,但是却不清楚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教育

西塞罗说过,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们摆脱现实的奴役,而现在的年轻人正竭力做着相反的努力——为了适应现实而改变自己。

未来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只输入不输出的我,也是在"娱乐"至上吧。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The older I get, the more I realize that most of life is a matter of what we pay attention to, of what we attend to [with focus].
Built with Hugo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